大仙请着落小说(杜飞琪琪格)章节阅读

大仙请着落小说(杜飞琪琪格)章节阅读

时间:2020-03-25 19:55:46 编辑:凡柔

大仙请着落 已完结

大仙请着落

分类:仙侠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芥满 主角:杜飞琪琪格

小说角色名是杜飞琪琪格的名称为《大仙请着落》,这本书是作者芥满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杜人龙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儿子杜飞好像不是亲生的。自己虽仅身为参将,但文治武功湘西无一人不称道。而儿子却整日不务正业,文不成,武不就,就知道跟一帮子装神弄鬼的道士瞎混,人都说:富不过三代,看来杜家的家业到第二代就够呛了。

《大仙请着落》 第2章 暗茧 免费试读

不一会儿,老道长的鼾声响起……杜飞见时机已到,旋刻准备脱身。正当他努力地从床底爬出时,一个细小的声音又再度响起:“把我也带走!”

“啊?”

又是从箱子里传出来的声音。杜飞虽然好奇,但觉得它非精即怪;不想跟它沾上什么关系。

“你要不带我走……我就大声喊!”盒子里的东西觉察出了他的犹豫,尖细的声音很急促很恼怒。

得,被赖上了。杜飞无计可施,只好把灰色的小箱子一并带走。回家,上床一气呵成。今晚他太累太紧张了,把盒子往床上一丢,呼呼大睡之。

第二天一早,杜飞一觉睡到自然醒,美美的伸个懒腰,那个舒坦

坦啊。

他忽然想起了昨天的事,又看了看床上:没有盒子。“我就说嘛怎么可能有会说话的盒子哈哈呵呵。”

这时突然有人推门而入:“少爷!我是小虎!我可以进来么?”

“你不已经进来了么?”杜飞白了他一眼。

“嘿嘿。少爷你听说了吗?附近山上的会清观死人了。”

“啊?,”杜飞傻了,“什么?会清观?死人了?谁?”

“一个老道士。叫什么三三,记不起来了。您不是老往那里跑嘛?说不定还认识那。哎?您上哪去?老爷叫您那!”

小虎很纳闷:少爷今天是怎么了?他突然发现了地上有一个盒子。

一个盒子?

杜飞到会清观的时候,会清观已经是满地白花了。所有的道士都打了鸡血似地一脸悲愤。

“太残忍了!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一个老人?就算他犯了天大的错,你给他一刀不就完了?把人害的这么惨。畜生!”一个胖道士哭的跟个老娘们似地。

“大家一定要找到凶手!给老道长报仇!”一个瘦的像爬犁似的道士大声喊道。

人们的情绪受到了煽动,纷纷举起胳膊,“报仇雪恨!报仇雪恨!报仇雪恨!”

“谁要报仇啊?”突然进来一帮穿官府衣服的人,说话的是个戴官帽的干瘪小老头,大家都不做声了……

看来他绝对早该退休了,他走路双手都要被人掺扶着,皱巴巴的小尖脸上满是黄豆般大小的汗珠。山路崎岖不能坐轿,应该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他捋了捋嘴边好似鲇鱼须的两撇胡子:“哼!国家自有法度!你们自己去报仇?那要我们官府干什么?”

大家的劲头刚提上来就被当头给了一锤子,还是那瘦子道士脑筋转得快:“有大人给我们做主!老道长一定能沉冤昭雪!我们给大人磕几个响头!”众道士略一踌躇,齐刷刷的跪了下来。

老头不耐烦的一挥手,“少来这套!尸体何在?”

旁边一个衙役立刻上前:“大人,请跟我来!”

杜飞把头一探,也跟了进去。

还没等他把另一只脚踏进屋,头里进去的几个人已经狂奔而出,大吐不止。其中一个把他撞了个仰八叉。

“我的娘亲啊太吓人了,我要回家!”一个年轻衙役竟然当众哭了起来。

“张彪!”小老头眉头一皱。

“在!大人”。唯一一个没吐的衙役声音像洪钟一样,长像跟他的声音很一致,如果李逵在世,他们有的一拼。

“把那个哭哭啼啼的“小姑娘”给我踢出去!”

于是,那个多愁善感的小衙役顷刻不见了踪影,只留下地上一只鞋来证明他曾经存在过。

杜飞进去一看,也呆住了:老道士的身体好像是从内部爆裂开来,内脏黑乎乎的流了一床一地。唯有脑袋比较完整,脸上还带着一种诡异的,让人心里发毛的微笑。杜飞想起了昨日半路碰到的那些人,没错,他们也是这么笑的。是他们杀了老道士吗?没道理啊他们比我来得早,我进屋时老道士除了脚臭了点一点事没有啊?昨天我真的来过吗?不对,一定是梦,要不怎么不见盒子那。一定是梦!一定是梦!

“大人!这个案子可能比较麻烦。”

“张彪,你早年在江湖上行走多年,能看出是哪门哪派的毒吗?

毒!杜飞心里暗叫一声,对啊,下了毒,然后离去。中毒的人不会立刻就死的。这个老爷子有两把刷子。哎?他不是父亲经常提起的73岁的那个刘老县令吗?说起他,父亲总是一脸的敬佩。虽说只是个县令,但他却创造了一个最牛的记录,那就是在一个县干了30年县令外加15年师爷。每当他按朝廷制度该离任时,总有大批百姓夹道痛哭并上万言书请愿。他的上司一不敢犯众怒,二老头子的确很有本事很能处理麻烦。三老头子的后台很硬(两个侄女都在宫里当妃子)。老爷子其实早就想退休过几天清闲日子。但他实在威望太高,人们对他敬若神明,上司对他礼恭有加,搞得他每次的退休计划都不了了之。

“闲人勿进,出了差错唯你是问!“

一个刚刚吐完的衙役不顾嘴边的白沫,鸡琢米似地点头“是是”

“把尸体带回去,张彪,拿的时候小心点,别撒了。”

老头子叹了口气,一转身看见了杜飞,“快回家吧,孩子。这不是你呆的地方。”

躺在床上,老道长死后诡异的笑容好像一直在杜飞眼前晃悠。听其他的道士说,这个观内唯一有道骨的只有老道长,他不仅剑法出众,据说还真的会驱鬼辟邪。那么厉害的人,怎么会轻易被人害死那

“少爷,我是小虎,我可以进来吗?”

这次他真的没进来。

哈哈,总算把他**出来了。杜飞学着父亲的官腔“进来吧。”

“少爷,晚饭给您放在桌子上了,我先下去了。您有什么吩咐随时叫我。”

“好的”小虎又是怎么搞的?没见过他这么客气。他也有心事吗?少见!

杜飞很努力的想入睡却没能如愿。在万般无奈下,他决定做一件从来没做过的事:找父亲谈谈。

杜飞的父亲有晚上读兵书的习惯,当然也可以视作是补习。江湖出身的父亲有时候还会做出恨不得一个人挑翻敌人全军的豪迈举动。强中自有强中手,打仗跟江湖斗殴完全是两个概念。一个会用兵的人,自己在后方摇着纸扇喝着茶一样能把敌人折磨的生不如死。父亲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但他学习兵法实在没有天赋,文化程度又不高,说实话,就他的水平也就刚刚把字识全。能当上参将多少靠着爷爷早年为官在朝廷里提携的部下打点。想到这里,杜飞不禁轻轻地叹了口气,父亲可以靠爷爷混个一官半职,而我那,只能靠自己吧。父亲几乎是个粗人,根本不懂得人情世故,毫无心机。虽然场面上的事大至能做得来,但跟他的同僚们一比,显得是那么胸无城府,又那么憨厚老实,他能保住自己职位就不错了。杜飞又想起了自己8岁的时候,那时父亲一把银枪挑遍湘西四县马贼,10招内击败潜逃了8年血债累累的江洋大盗头目石蝎。百姓都夹道欢迎凯旋而归的父亲。父亲在马上把他高高的举在头顶,母亲幸福的坐在父亲身后。但是随后,被杀匪首石蝎的兄弟石蟹盯上了父亲,他不敢正面跟父亲较量,就趁父亲不在府里时绑架了他和母亲,父亲单刀赴会,剿灭群匪救出了杜飞,却没能救出母亲

“儿子?还没睡?恩?怎么哭了啊”

“哦,困得父亲,你也没睡啊。”

“早点睡吧,为父还要再看会兵书。”

“哦。”

父亲只给杜飞留下一个固执的背影。他好像在努力捍卫着什么。

接连过了几天,段飞都没出去,老老实实在家里读书习武。杜人龙的眉头也越来越舒展,他以为自己的良苦用心得到了回报。

直到有一天,杜飞正在院子里练武,忽然见到刘老县在自己家,跟父亲在攀谈着什么他心里咯噔一下,会不会又为了会清观的事说实话,连他自己都拿不准自己是做的梦还是真的到过会清观了。不一会儿,父亲走过来对他说:“刘老县令找我鉴别下死者死因。你跟会清观的道士不也挺熟吗?也跟着过来,说不定还能提供点线索。见见世面,学点本事。

杜飞求之不得,他也想搞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他已经失眠好几天了。

老道的尸体时隔几天有些发物,但笑容还是那么咄咄逼人。饶是父亲这种老江湖,看了也禁不住一皱眉头:“怎么会是?”立刻转身就走。

老县令急了,“人龙,你走什么?”

可父亲仍头也不回:“飞儿!回府!”

老县令无助的站在那里。轻轻地叹了口气:能让杜人龙怕成这样的,会是什么样的人物那?

一个家丁走过来:老爷,这是杜参将留下的字条。

刘老县令打开一看,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地藏教暗茧”五个字。

刚看到字,这张纸条就开始自行燃烧,老县令吓的随手一丢:

地藏教

暗茧

天哪,这回是碰上大鱼了

大仙请着落

大仙请着落

杜人龙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儿子杜飞好像不是亲生的。自己虽仅身为参将,但文治武功湘西无一人不称道。而儿子却整日不务正业,文不..

作者:芥满 类别:仙侠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大仙请着落小说(杜飞琪琪格)章节阅读